bbin真人赌场>国际彩讯>精华综合 - 日本人为什么不买LV包了?这篇文章将对你有所启示

精华综合 - 日本人为什么不买LV包了?这篇文章将对你有所启示

精华综合 - 日本人为什么不买LV包了?这篇文章将对你有所启示

精华综合,转自:静说日本

id:jingshuoriben

作者:徐静波

日本在2000年前后出现lv的热潮,那时候,lv成了东京街头的一道最亮丽的时尚风景,日本女性几乎到了人人拥有的地步。

日本女性为什么如此崇拜lv包呢?在欧洲的名牌包当中,lv的品牌的价格是最高的,所以,如果想买个名牌包的话,许多人的第一选择,就会去选择lv的包。第二个原因,是一种从众心理在作怪,当你的朋友,你的同事大家都去买了lv包到时候,你如果没有的话,那么,你就会显得与大家格格不入,同时大家也会觉得,你没钱买不起这个包。

日本社会的这种lv的热潮,持续了大概5年左右。因为当一种东西成为人人拥有的泛滥品的时候,它就变得不值钱。所以日本街头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,lv包突然消失了。如果你现在还拎着一个lv包在逛街的话,那么很有可能会被当成乡下人,或者外国人。因为lv包在日本,已经被打上了一种暴发户的印记。

女性消费观念的变化,折射出了日本整个时代的变化。

最近几年,日本人开始崇尚一种“简约生活”,而积极推崇这一生活的,是一位名叫“佐佐木典士”,他写了一本书,叫《我们已经不再需要物品—从断舍离到极小限主义者》,在书中号召大家把家里半年以上不碰的东西统统扔掉,留下天天必须使用的东西。他把那些舍弃一切可有可无的东西,只保留极小限的生活物品的人称为极限民。

极限民并不是为了厉行节约而刻意忍耐,而是有意识地选择生活。把原先消耗在物质上的时间和金钱,投入到积累人生体验和丰富感受上,不重视物质攀比,而是享受个人生活的安心感和余量感,收获精神层面的富足。不少年轻人愿意离开大都市,前往农村海岛去过一种田园生活,便是这一种富足的表现。

在这个消费时代,日本年轻人不买房不买车,只买一台手机。日本消费指数一直处于低迷状态,似乎进入了一个“无欲社会”。但是,日本国民的生活幸福感是否因为物质的不满足而低下呢?

我们来看看日本内阁府8月24日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日本有74.7%国民对于目前的生活感到满意,这一调查结果是1963年以来的最高纪录,也超过了去年0.8个百分点,连续2年刷新了历史最高水平。

这说明,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的价值观已经发生变化,幸福也呈现出不同的形态,物质的满足,已不是幸福的最高体现,人们更多地追求简约的自我,享受精神的愉悦。

现任东京某出版社副总编的佐佐木典士,爱读书、爱音乐、爱漫画、爱摄影……因为爱好广泛,佐佐木典士的房间曾经塞满了物品:书本四溢的书架、堆成小山包的cd/dvd,成套的系列漫画,按年代不同收藏的各款老相机……佐佐木典士为此十年没有搬过家:因为东西实在是太多了!

改变佐佐木典士人生的,是2013年的一次克罗地亚之旅。当时,在旅行途中正好下雨,佐佐木典士和同伴被困在酒店无法外出,古老的酒店空旷质朴,充满禅意。同伴因此感叹有如“minimalist”(极小限主义者)一般。同伴的感叹引起了佐佐木典士对于minimalist一词的兴趣,回到日本之后,在网络搜索minimalist,于是看到了只拥有15件物品的“极限民”安得烈·海德(andrew hyde),和史蒂夫·乔布斯坐禅的一组写真——史蒂夫·乔布斯也是一位奉行极小限主义的“极限民”。

佐佐木典士感觉这才应该是自己想要的生活。于是开始动手处理生活中包围自己的物品:扔掉多余的衣服,搬走了家具和电视机,书籍连同书架一起,都处理给神保町的旧书店,成长过程中的纪念册统统数码化……在处理完生活物品之后,佐佐木典士搬了一次家。搬家时间包括安装电灯在内,只花了半小时:没有床、没有电视、也没有桌子,佐佐木典士的新家里空空如也,衣橱里只挂着三件一模一样的白衬衣和三件外套,以及三条裤子。佐佐木典士认为一年之中,穿这几件足够了——私人着装制服化,可以节省更多时间,令生活更有效率。

过去和现在的佐佐木典士

“私人着装的制服化”似乎是当下的一种流行趋势。世界上有不少成功人士都是“私人着装制服化”的实践者。例如史蒂夫·乔布斯。在网络上可以找到一张名为“steve jobs’ timeline”(史蒂夫·乔布斯的时间表)的图片,这张图片使用乔布斯从1989-2010在不同场合拍摄的照片,时间跨越了二十多年,照片中的乔布斯在慢慢变老,从胖变瘦,但着装却丝毫没有改变:永远的牛仔裤+永远的黑上衣。“保持饥饿,保持愚蠢”——这是乔布斯的名言。而除此之外,他还保持了他的“乔布斯式制服”。

而另一位“私人着装制服化”的实践者,是facebook社交网的ceo马克·扎克伯格。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扎克伯格,永远穿着一件千年不变的圆领灰色短袖,或是外加一件黑色外套。扎克伯格曾在facebook上晒出他的衣柜——衣柜里挂满了一模一样的圆领灰色短袖t恤和黑色外套。

“我尽量不做任何对于社会毫无贡献的决定。其实这是基于心理学的理论基础的。每天决定吃什么,穿什么这类小事,不断重复就会消耗能量。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上消耗能量,会令我感觉到自己没有在工作。只有提供最高的服务,将十亿以上的人联系起来,才是我应该做的事。”

看扎克伯格的这段发言,感觉小扎也应该是一位优秀的“极限民”:将物质生活极小限化,将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去做对人类有意义的事。

成功变身为“极限民”的佐佐木典士,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感觉非常满意:在抛弃了生活中多余的物品之后,佐佐木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开放感,他不再为物质而烦恼。现代社会,物品的更新换代太快了。例如人人渴望的iphone新机种,当你想要的iphone7刚刚到手时,紧接着iphone8,iphonex也出现了——无上限的更新换代,引诱着人们对于物质无上限的占有欲,其结果,是你发现自己生活中的物品越来越多。这些物品不仅占据着你的生活空间,还占据了你的生活时间。在不知不觉中,你开始为物质所控,并习惯性地依赖它们。

而现在佐佐木典士将自己曾经依赖过的那些生活物品全部扫地出门,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自由与轻松:他为自己的生活留出了惬意的余白,体重也减轻了近十公斤,因为精神焕然一新,工作也变得很有效率,并因此从一名普通编辑而被提升为副总编。

佐佐木典士说:“我们这个社会的长期政权,并不是自民党,而是其背后的‘金钱党’,‘物品党’和‘经济党’这一联合政权。”抛弃了物质生活的“极限民”佐佐木典士如今已经走出了这一“联合政权”的重围,在《我们已经不再需要物品》一书中,佐佐木典士总结了他成为“极限民”之后的12条好处:

1.有了自己的时间;

2.生活变得愉悦轻松;

3.感到了自由与解放感;

4.不再与他人做对比;

5.不再畏惧他人的目光;

6.拥有更强的行动力;

7.注意力更集中,更彻底地做自己;

8.更加节约,也更加环保;

9.变得更健康,有安全感;

10.改变了人际关系;

11.开始深刻地品味到“此时”“此地”

12.能够心怀感谢

佐佐木典士卧室

如今类似佐佐木典士这样的“极限民”,正在日本悄然扩张,并越来越拥有人气。